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心理测试
生肖综合
风水命理
星座情感
开运珠宝

风水命理

江西三僚村:风水先生年入二三百万很常见(三)

编辑:卢本伟2019/02/26 21:47

  与中国风水先生的困窘一样,2012年,主营风水命理的新加坡新天地集团在广州开设四间连锁店,然而店招牌上,却通通隐去了“风水命理”四个字。

  与高福奎的乐观不同,兴国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已为三僚村的发展方向困扰许久。

  2010年年底,海航曾在三亚举办风水师业务交流大会,第二年,该会议即被当地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种“半隐秘”的暧昧状态,让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良莠不齐、鱼目混珠。

  2013年年末,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干部带头推动殡葬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指出,少数、干部甚至个别领导干部热衷风水,修建大墓、豪华墓,损害了党和形象,了社会风气。

  然而,周末记者却发现,在《辞海》里,“风水”一词仍旧被释义为:相宅、相墓之法,一种。

  “其实在我看来,‘风水’更多时候扮演的是传统文化的角色。”高福奎说,“文化当然不能和科学等同。虽然有人担心这会是个糟粕文化,但问题在于,文化的糟粕与不糟粕,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来定夺。”

  他解释道,多数的风水先生,都会给自己的店面安一个“装修公司”或“设计公司”的名头,实则从事“风水业务”。

  就是这样在传统文化和里穿梭的尴尬地位,让三僚“风水经济”的发展始终暧昧。

  该公司负责人曾向坦言,生意只能“勉强维持”,“我们的那些琉璃产品,要和风水命理结合起来,才能吸引顾客,但是在中国,我们却不敢这样去推,特色就没办法出来”。

  中国风水策划院院长王浩骅曾披露,风水行业在中国的年产值大约有50亿元。“目前在中国大大小小的风水师超过100万人。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统计数据是140万人。”

  曾福安也认同了这一观点。“现在很多出去‘跑地理’的风水先生都开了自己的店面,我的徒弟们也是,可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打出‘风水’的招牌,即使是在风水之术盛行的潮汕。”

  “景区年收入如今仅200多万元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”张昌祯说,“也有人和我们反映宣传力度不够。但我们再宣传,也不敢在风口浪尖上公开亮出‘风水’这两个字啊。”

  从泰安市原市委胡建学的“桥”,到山西省粮食局原局长高志信的“粮神殿”,从湖南省双峰县原国土局的“风水球”,到山西省灵石县原县委杨洪的“仕高山”。被“风水”拖下马的官员也连年出现。

  “可这样的,会让他们流失很多‘东家’。”曾福安说,“只能靠回头客或者朋友间的相互介绍做宣传,否则没人知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。”

  “一半以上是连皮毛都学不到就出来行骗的江湖骗子。”说到这儿,曾福安难掩愤慨,“再这样下去,中国的风水产业就只能到此为止了。”

  “在中国,风水行业一直没有受到相关政策的允许,处于半隐秘的状态,像是个只能做不能说的秘密。”兴国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张昌祯有些苦恼,“虽然法律上并无绝对,但如果我们宣传语上带有‘风水’二字,多半会被当成。只能用‘堪舆’代替。”